我们情愿麻烦

日子虽然宝贵,但为了宝贵的东西茁壮成长, 我们乐意看着宝贵的日月消逝而去。——黑塞


今年只做了一款T恤,生产过程复杂,现货极少量,是我们偏爱的indigo蓝染与sashiko刺子绣的结合设计。设计师挑选了上乘棉质面料,以古法蓝染工艺做成衣染色,染坊老师傅用了近一个月时间,经数十次重复染色,制成牢固而古朴厚实的蓝,还附有自然的清香。用设计师收藏的刺子绣蓝染老布手缝贴兜,增添了一抹带有修补味儿的古早感。




人们大多习惯了过季即弃,一件T恤可能穿不久就扔掉了。快时尚以潮流的速变,引导、刺激人们获得认同的需求快速更新。舍旧,换新,物的使用时间被缩短,使用价值被减少。荒腔以久穿与实用为基本,将传统工艺延伸至当下,设计衣服和人的情感连线,连缀时间的美感和人情味儿,安静下来,不需每天都变换新的样貌来面对生活。



Sashiko刺子绣


荒腔蓝染T恤 | 局部刺子绣

刺子绣是世界刺绣1587个针技排列第一的针法,属于一种平民刺绣。这个工艺最早是在19世纪中期出现在日本的农民中,来增加他们大量使用的长纤维的布料和棉花制作的服饰的寿命,运用线迹和刺绣的图案来进行装饰,增加织物的层数,所用的布料来自于旧服装和或是采用了另一传统技术的boro的边角料。

Sashiko在日语中被翻译为“小小的刺”的意思,是指用白线在靛染蓝布上刺绣重复的简单几何图案,在传统的针织工艺中用于装饰和修补的针线活,把刺子绣变成一种褪却所有技巧的大巧,以直截了当的方式指向了审美的根本。






Indigo蓝染

靛蓝最早是从菘蓝叶中提取出来的,并风靡于古希腊、埃及和印度。在古代的亚洲和秘鲁,人们对这一颜色也比较熟悉。靛蓝染是一种使用植物染料的传统染色工艺,是最古老的染色技艺之一,最早可以追溯到五千多年前。在中国,靛蓝是一种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植物染料,从染料植物的选择和种植,到染料的发酵制作,染色的进行和水洗,不同的民族使用了相似却又不尽相同的方法和智慧,苗族和侗族的亮布、白族的扎染、苗族的蜡染、岭南的夹染、南通的豆染等都使用植物靛蓝进行染色。《荀子·劝学篇》中记述道:“青,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”,所谓“青出于蓝”,“青”才是蓝色的意思,而“蓝”就是那些植物。宋说:凡蓝五种,皆可为靛。最初,“蓝”的含义不是今天所指的颜色,而是对染料植物的统称。

印度在古世界是蓝染的中心,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在为欧洲供应蓝靛,希腊语“染料”的单词是indikón,意思是来自印度的染料,拉丁语里是indicum,再到英语就是我们现今通用的indigo,也有一说是引申自它的染料植物indigofera(木兰属)。有一个和indigo有关的故事,古老的玛雅神话认为:孩子们将拯救人类,他们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之后。研究人类气场颜色的著名心理咨询师Nancy Tappe现他们许多都带着靛蓝色的气扬,称他们为Indigo children(靛蓝小孩)。

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中收藏着一片关于巴比伦配方的石片,上面记载着靛蓝在2700年前是多么的流行。以前,靛蓝只能从木兰属和菘蓝属植物中获得,1883年靛蓝的化学结构被Adolf von Baeyer发现,随后成本低廉的"靛蓝合成法"于1890年问世。工业化的强大趋势让这一传统的植物染色技艺逐渐退居幕后,高度的工业化之后,随着人们对传统工艺的关注和对环保材料的需求,中国、日本、英国、德国以及芬兰等国家都在进行蓝草的种植和靛蓝的提取研究。如今,传统技艺爱好者、手作工坊匠人和独立设计师对植物染的传承保护以及创新应用,让费时耗力的植物蓝染更广泛的出现在日常的织物中。









渍-荒腔蓝染产品

靛蓝,萃取于自然,融入织物,设计,缝制成衣,穿着在日常。植物蓝染工艺的特殊性随着穿着者的习惯,渐变,留下带有个人独特痕迹的靛蓝,蓝回归到温和、泛白、自然,近乎永恒的持久。荒腔植物蓝染产品的代号为“渍”,用最根源的自然的方式思考、行动,感受渐被遗忘的来自土地温良恒久的心意。


渍 | 荒腔-蓝染手织布外套+蓝染火麻围巾


渍 | 荒腔-蓝染手织布刺子绣衬衫


渍 | 荒腔-蓝染手捻纱手工老布外套+蓝染火麻围巾


渍 | 荒腔-蓝染工装版女衬衫


渍 | 荒腔-蓝染男衬衫


渍 | 荒腔-蓝染刺子绣T恤(男女版同款)




荒腔 | 獨立設計師品牌

線下購買
暖暖:煙臺市開發區華山路6-13号
荒腔工作室 :大連市旅順口區龍河家園888A座207




标签: 刺子绣 蓝染 Indigo
关于作者
荒腔 公众号:荒腔nozen,线上店:nozen.taobao.com
  • 阿辛

手工客帐号登录

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

iOS、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